Telegram搜索用户:韩国人说“我炒币最强”,泰国人笑了

幸运哈希www.hx198.vip)采用波场区块链高度哈希值作为统计数据,游戏数据开源、公平、无任何作弊可能性,开放单双哈希、幸运哈希、哈希定位胆、哈希牛牛等游戏。

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:华尔街见闻 (ID:wallstreetcn),作者:朱雪莹,头图来自:电影《华尔街之狼》剧照


如果说韩国人是上下动员, *** 买币,那泰国人才是真正的全民炒币,梭哈人生。


而且相比之下,泰国人明显心态也更成熟。


《初恋这件小事》剧照


很多韩国人输光了就要去跳大桥,但是许多泰国人可能因为信佛,心态就好得多,甚至还在做抄底梦……


就算比特币今年已经惨遭腰斩。


比特币在今年惨遭“腰斩”


现在面对巨额损失,币圈这届泰国粉丝积极调整心态,开始“各显身手”。


有人带枪抢劫金店来弥补加密货币的亏空。 



有人亏了97%,只能在泰国最大在线论坛Pantip上求广大网友支招(本文所用帖子均选自Pantip)



有人大吐苦水,觉得自己就是那扑火的飞蛾,怪不了别人。



有人认定自己陷入庞氏骗局,想要收集更多受害者信息,联合反抗。



总之,无数普通泰国人成了币圈风暴下的牺牲品,都觉得没有人比自己更无辜。


但他们可能忘了,之前正是他们自己联起手来,想要把泰国转型成“币国”。


一、旅游业崩塌,币圈成“诺亚方舟”


很多泰国人之所以选择加密货币,可能是因为,在旅游业崩塌之后,他们几乎没有其他选择。


依靠旅游来拉动经济增长的国家不少,但是依赖旅游来稳定经济命脉的国家不多,而像泰国这种,旅游业占国内GDP近20%、满足五分之一就业的国家,更是屈指可数。


当旅游业兴盛时,谁不夸泰国一句“一本万利”,可惜当旅游业低迷时,谁都会叹泰国一句“曾几何时”


自疫情席卷全球之后,泰国旅游业所遭受的打击,不是轻飘飘的“重击”两字可以形容。


2019年全球游客为泰国带来了560亿美元的收入,但在疫情暴发的一年之后,泰国损失高达800亿美元。


大流行之前,泰国全年接待游客平均达到4000万人,然而这个数字在2021年“脚跟斩”至42.8万人左右。


即便疫情管控的放松能让泰国游客人数在今年回升至930万,但是和昔日的平均水平相比,仍然相差甚远。


按照世界银行今年6月的说法,要到2024年,泰国入境人数才有可能恢复到2400万,也只是之前的六成。


游客少了,花钱就更少了。


2019年国际游客在泰国总共花了1.9万亿泰铢(约540亿美元),而在2022年一季度,游客花销骤降至659亿泰铢(约18亿美元)


这一点从亚洲最大的餐饮企业,泰国美诺国际(MINT)的财报中也能略知一二。2020年及2021年的多项财务数据,和2019年相比已经不是“腰斩”那么简单。


来源:美诺国际2021年财报


收入少了,工作也难保了。


据泰国旅游委员会估计,从疫情伊始到2021年三季度,大约300万名员工彻底离开旅游业。就算勉强留下来,收入还不到原来的30%。


生活总是要继续,所以在泰国人坐以待毙之前,他们必须另寻出路。


道路千万条,赚钱第一条。与其把钱放在银行,赚着那还赶不上通胀水平的超低利息,泰国人的“赌性”开始燃烧。


币圈就这样成为了Chosen One。


而从2021年币圈的繁荣景象来看,它确实成为了很多泰国人的“诺亚方舟”,在危机时刻向所有人敞开了大门。


二、全民炒币,梭哈人生


数据显示,全球约有10.2%的人口拥有加密货币。如果分国家来看,泰国凭借20.1%的比例位列榜首。在16~64岁人群中,每五个人中就有一个人有加密货币。



币圈吸引人数之多,就算和昔日担当泰国经济命脉的旅游业相比,也不遑多让。


而且越来越多的人并未止步于外围,而是开始逐渐成为活跃用户,愈发踊跃地闯入币圈深处。


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在去年10月发表了一份针对泰国币圈的报告,其中提及,在2020年12月,泰国活跃的币圈账号才为6.3万个。但到了2021年10月,这类账户数量就翻了5倍,直接达到31.1万个。而在短短一个月之后,账户数量更是飙升至64万个,大概是美国的10倍。


并且在2020年11月至2021年4月,短短5个月中,交易量增长了600%。


除此之外,如果再看看投资者的年龄分布,会发现币圈真不是只让年轻人为之疯狂。


3%的投资者年龄在20岁以下,47%的投资者不超过30岁,剩下一半的份额都被其他年龄人群“瓜分”。


席卷泰国的币圈风潮,也由此演变成全民运动。毕竟疯狂不分年龄大小,再不疯狂就更老了。


有著名大学专门设立加密货币课程,直接和泰国最大区块链和加密货币公司Bitkub Capital Group Holdings合作,老师都是币圈大拿。

 

兰实大学—泰国规模最大的综合性大学—开设加密货币课程


泰国最大区块链和加密货币公司Bitkub Capital Group Holdings的创始人Jirayut Srupsrisopa(右),去年被兰实大学授予数字经济学荣誉博士学位


有咖啡厅摇身一变成币圈讲堂,氛围不亚于交易所。老板还组织培训,时不时找来老师给大家更新币圈知识。


就连泰国佛教都不能“免俗”,推出了专门的NFT护身符,用以太坊计价。


还有人专门成立了“币岛”,在上面用加密货币生活、工作。


他们甚至想直接把这个乌托邦世界(utopia)打造成一个小型 *** 国家,名字就叫Cryptopia。


泰国人之所以能做到全民参与币圈,究其原因,除了怀揣个人梦想干脆“一把梭”之外,官方层面的推波助澜,更是将民间热情推向 *** 的诱因。


三、泰国官方直接“下场”


在去年币圈东风正盛之时,泰国官方出面给加密货币“站台”。


而且一开始就是大招:直接减税。


,

Telegram搜索用户www.tel8.vip)是一个Telegram群组分享平台,Telegram搜索用户包括Telegram搜索用户、Telegram群组索引、Telegram群组导航、新加坡Telegram群组、Telegram中文群组、Telegram群组(其他)、Telegram 美国 群组、Telegram群组爬虫、电报群 科学上网、小飞机 怎么 加 群、tg群等内容。Telegram搜索用户为广大电报用户提供各种电报群组/电报频道/电报机器人导航服务。

,

去年5月,泰国财政部宣布将在2023年底前,取消对加密货币交易所征收7%的增值税。


今年2月,泰国财政部又免掉了对币圈个人投资者征收的15%资本利得税。


看着财政部的连环操作,泰国旅游局(TAT)的胜负欲也被激发出来了。


去年9月,泰国旅游局直接表态要创立自己的代币(TAT Coin),并且还放出豪言壮语,自信地表示TAT Coin肯定能吸引来大批币圈粉丝,直接成为泰国旅游业最新的“杀招”。比如,外国游客就可以在泰国使用加密货币借记卡,这样就没有“中间商”赚差价,可以在支付费用或兑换外币时免去手续费。


总之,当时的一切看起来都是如此美好,泰国从上到下都沉浸在希望之中,但愿长醉不复醒。


当然,也不是所有人都醉了,还是有人保持清醒——那就是泰国证券交易委员会(SEC)


去年4月,在泰国官方疯 *** 作、民众热情愈发高涨之时,SEC已经嗅到了一丝不安的气息。


SEC发表决议,指出普通人如果想要加入泰国币圈,应该要有加密货币方面的投资经验,或者至少接受过相关培训。


这一点在当时并没有引发太大反响,或许因为这样只会把少数泰国人挡在币圈门外,其他人不太受到影响,所以还算能勉强接受。


然而下一点,就让很多人没法再坐视不理了。


因为SEC直接表示,泰国普通人可以投资币圈,但前提是年收入最低要达到100万泰铢(约27300美元)


这个消息一石激起千层浪,刹那间掀起轩然 *** 。


大家知道2021年泰国家庭人均年收入是多少吗?3728.753美元。



在很多泰国人心中,100万泰铢已经是人生目标了。



因此一旦这100万泰铢的“建议”被最终落实,泰国千万普通人可能就要被挡在财富自由的大门口,甚至连从缝隙向内窥探一眼的权利都被剥夺了,他们怎么可能会同意。


但其实SEC也不是想要故意为难大家,这样做有其用意。


SEC担心低收入人群不太稳定的投资风格,可能会造成加密货币出现更加剧烈地波动,让本就波澜起伏的币圈更加动荡。


但是这种相对“着眼大局”的考量,很难在当时狂热的市场氛围下获得支持。所以泰国人一边高喊着金融民主,一边让SEC把决议撤回了。


再也没人能阻拦,泰国币圈浪潮因此一路奔涌。


在比特币于去年11月10日创下6.9万美元的历史最高价之后,越来越多的人被卷入其中,都渴望着、憧憬着:我可能马上就能有一间属于自己的房子,很快就可以做自己喜欢的工作......


只可惜,这一切,转眼都飘散如烟。


四、终究是大梦一场


2022年6月18日,梦还是醒了。当日比特币盘中跌破2万美元,泰国币圈大佬急忙喊出“技术性调整”,但似乎连他们自己人都说服不了。


无数泰国人打落牙齿活血吞,只能匆匆了结急忙离场。


这也就导致,泰国加密货币交易量从去年11月2500亿泰铢(约68亿美元)的巅峰直接“膝盖斩”至今年6月的720亿泰铢(约19.6亿美元)



另外,活跃账户数量也从去年12月的69.9万个,“腰斩”成今年6月的32.4万个。


泰国头号“矿主”Ja *** ine Technology Solution的股价在4月触顶后的短短三个月内,暴跌80%,100亿美元市值蒸发,再对比此前一年3000%的惊人暴涨,不禁令人唏嘘。



行业和企业尚且艰难度日,普通人更是弹尽粮绝,在Pantip上类似的帖子多如牛毛。


有人从赚100万变成亏50万,接下来不知道该怎么办。



有人虽然自己没有投资加密货币,但是发现父母和亲戚朋友都在上面亏了不少。



有人虽然还在赚钱,但是利润已经快比电费还要少。



还有人,将矛头对准了此前为币圈摇旗呐喊的泰国官方,质问他们为什么没有任何补救措施。



下面的热评第一是这么说的:


当他出来时,告诉他要小心。现在游戏被毁了,他说根本没有任何措施可以提供帮助。



一场动荡过后,大家或是检讨自己、或是指责他人、或是自怨自艾、或是愤懑不平,总之币圈给所有人都上了生动的一课。


五、赌性即人性?


泰国人会就此停下吗?尚未可知。


但至少现在看来,即使血本无归、甚至身负巨债,不愿意就此抽身、想要继续“卧薪尝胆”的人,比比皆是。


有人十分笃定,只要选准时机,有朝一日自己也能像发哥一样阔绰,用美元点烟。



粉丝之间甚至还在“相互打气”。


当有人大胆猜测,比特币会不会在未来10年内冲破50万美元时,有人嫌他过于保守,在评论里直接喊出“比特币在2024年就涨到100万美元”。


当有人问道,在风平浪静之后,你还会回归币圈吗,下面不止一个人觉得自己“赌性犹在”



正如一位泰国网民所引用的法国驻暹罗王国(泰国古称)大使La Loubert的话:


暹罗人非常喜欢赌博,直到他愿意为筹码牺牲自己。既失去自由,失去正义,也失去女儿的陪伴。


在这个城市,谁没有足够的钱来偿还债主,谁就不得不卖掉自己的女儿,以还清债务,但这还不够,自己必须成为奴隶......


在投机的悬崖边上,现在已经站了不少人,韩国人、泰国人,下一个不知道会是哪国人。


大家都默契地面向深渊,纵身一跃,或是一飞冲天,或是粉身碎骨。


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:华尔街见闻 (ID:wallstreetcn),作者:朱雪莹

添加回复: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